那没叠的草蟋蟀

作者:可可小欣

那时,爷爷还在,住在郊区那个大别墅里。到了夏天,爷爷就满心欢喜了——他说他爱的是夏天。那时我也不过6岁,整天待在爷爷身旁捯饬着玩儿。

那年夏天,爷爷穿着白色汗衫带我到芭蕉园里摘“大叶子”,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知道《西游记》中的铁扇公主也有这叶子。我在爷爷后面磨蹭着,时不时摘朵野花戴在头上,还傻头傻脑地指给爷爷看。“漂亮着哩!”爷爷皱起了八字眉,那皱巴巴的眉头让我看着心酸。爷爷说:“你来这儿就是闹事的,还不跟上来,真不是好同志!”我丢下两朵可怜的野花,奔着爷爷去了。爷爷见我听话了,便认真地对我说:“你今天表现得还可以。等会儿教你叠草蟋蟀!”我点点头。

继续跟着爷爷走,爷爷从容不迫,可我却走一脚,歇一脚,气喘吁吁地对爷爷说:“爷爷,您背我吧。”爷爷转过身,瞪着我,一言不发。“您背我一程,我走一程,这样就不累了呗。”爷爷说一句:“在街上待久了,所谓娇生惯养的货!”我嘟起小嘴,不再抬脚。爷爷只好背我起来,嘿唷嘿唷往前走着。我在爷爷背上眯着眼睛笑道:“真好!”天黑前我和爷爷到了那座古老的大别墅。

天阴了下去,渐渐抹上了黑的水彩,寂静夜幕下蟋蟀的叫声与月亮淡淡的光交织成一幅宁静的田园风情图,这正是爷爷最爱的意境。受爷爷感染,我也爱上了这里的夏季。树荫下,爷爷躺在竹椅上,拿着把蒲扇,有节奏地拍着肚子,口里朗声念着:“浣溪沙·咏……”不必疑惑,爷爷又在作诗了。我也跟着瞎起哄,接口道:“咏爷爷,哈哈哈!”似乎是我打破了这意境,爷爷严肃道:“莫吵!”我的声音小了下去。等爷爷诗兴大发,一阵吟咏后,便唤我:“孙子!看看那边!”我望过去,只见几个发光的小家伙在空中飞舞着。“那是啥?萤火虫吗?”我问着。“对,那是萤火虫!”我对那虫子有极大的兴趣,伸手去捉,可一旁的爷爷大叫道:“不好!不要捉!它们也是生命!”

停下捉虫,继续听爷爷咏诗,享受夏夜的美景,时间就那么过去了。我渐渐入睡了,在梦里,我也不知道是谁帮我把毯子盖好的,但我想一定是爷爷。

秋季来了,我要被送进幼儿园了,要回到父母那儿了。临别时,我对爷爷说:“爷爷,你都没教我叠草蟋蟀呢……”爷爷说:“以后吧,有时间再教你。”我带着遗憾回到爸爸妈妈身边。

想不到,童年这小小的遗憾居然成了我永远的遗憾——爷爷在去年元月去世了……

爷爷,您不是说教我叠草蟋蟀的吗?您还记得吗?

详略不当,中心不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