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小叙——少年与景

作者:温采

七八月份的日子向来这样漫无目的。

回到乡间,呼吸最干净的空气,仰望最朴实的阳光,倾听最真挚的虫鸣。

推开窗,伸个舒展的懒腰,与这久违的世界道声早安。与我回应的终于不再是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喧嚣忙碌的车水马龙,而是房前屋后终年不断的这条清流,这座石桥。

扑面而来的是雨后的清新空气,氤氲着杏儿的淡淡香甜。一夜小雨的淅淅沥沥后水势越发急了些,撒欢儿似的拍打在河滩上,闹醒了沿岸的村庄。太阳从远处悄悄露了头,羞涩的好似一二八少女。

这感觉让人舒服地像只颈部被摩挲着的小猫,安逸地抬头享受,于是这一瞬,双目便遇见了这世上最美的风景。

远山经雨露的滋润,像扑了一层绿胭脂,那么柔软,那么温和,重叠连绵地像是将这村庄人家都拥在怀中。心仿佛被婴儿的小手触碰般,依恋到忘了呼吸。山腰绕着淡淡晨雾,隐约可见山峰,高远清寒,恍惚中又错觉那是天上人间。他就那么安静的站着,与我四目相对“眼波微转,兀自成霜。”

或许是因着早晨的缘故,极目所见的皆是那样朦胧,惺忪,楚楚动人。让人忽而回到昨晚的梦中:

小桥,木楼,夕阳西下,

桥上姑娘素衣长发,

楼上少年笑靥如花,

迷蒙中伸手去触,却恍若隔世,远在天涯。可如此痴望,这山,这水,却就在眼前,从未远去。

又想起她曾说:“哪个姑娘不爱红花绿叶,喧阗热闹,怎么偏你看上了那日薄西山的萧条荒凉,看了就心闷”

我也说不来为什么青睐那斜阳西下,或许是厌烦了那些个你来我往,哪怕是人走茶凉,我也愿一人独坐,安赏夕阳。

捧一杯清茶,茶烟氤氲出远山的落日,晚霞,看他染红半边天,映红那条河。水流总会在这时才稍显温和,河面的粼粼波光也脆弱得让人不忍去碰。远山的雾早已散尽,他就这样赤裸裸,棱角分明地站在我眼前,身披一件墨绿色大氅,一双眸子盛满冷峻,忧伤。但不经意间竟也流露出一丝陶醉于落日的温和。美得让人不忍移目。

小石桥上,那人同我一样倚栏独立,不言不语。

忽而又是那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轻笑,品茶。